SUOMY TAICHI
2016-04-29 by Bike In

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YAMAHA.JPG
       

好久沒做攝影類的工作了

     

還在瘋機車的時期,有次編輯會議上歐陽哥問我,為什麼我們做的比賽報導這麼單調,我很直覺的回他因為人手不足,所以照片上沒辦法變換太多角度,如果要豐富一點,可能要多派一名編輯會比較好。 


「你知道Moto-Champ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了嗎?」歐陽哥說

   
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PHOTO_2.jpg
三榮書房旗下的Moto-Champ,是極具代表性的小型二輪雜誌。
  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PHOTO_4.jpg
Moto-Champ的賽事報導,向來都做得非常精采,照片也很有張力
  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PHOTO_5.jpg
我也曾經擔任過Moto-Champ的台灣特約攝影
    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PHOTO_1.jpg
Moto-Champ的成島編輯長(左)和千輪顧問(右),都是影響我很深的業界前輩。

當期的日本雜誌Moto-Champ,也報導了同一場比賽,拍攝者是時任編輯長,現任資深顧問的老前輩千輪毅,那時候他常常來台出差(現在則是常常來衝浪),也寫過許多關於台灣的比賽報導和改裝車介紹,是個非常厲害的老前輩。和我們做的報導相比,Moto-Champ不只有很多不同角度的賽事照片,也有著許多我們忽略掉的漏網畫面,而這些全部都是他一個人帶著他的萬滴馬克兔所拍下的。

 

「學學人家吧」歐陽哥又說

  

在那之後,我開始改變自己的拍照習慣,嘗試用不一樣的方式,在同樣的比賽中,變化出更多的角度,去思考起跑要在什麼位置,賽事初盤要站在哪裡,中段要移去去哪邊,集團分散後要補什麼畫面,最後要怎麼捕捉冠軍衝線和繞場的鏡頭。當然,伴隨這種拍攝方式而來的,是大量消耗的快門數、記憶體,還有體力。但也因為這種習慣,讓我能穩定且有效的紀錄每一位選手的身影,雖然會因此降低藝術創作的成分(這是芬達的專長),但要同時兼顧質與量,這會是最好的做法。

 
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883039_10151404000453557_398103782_o.jpg
賽道追焦很有趣,這張是到日本看八耐時第一次拍的夜間追焦。
  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322536_10151118557153557_2132734054_o.jpg
有陣子大家都在拚慢快門,這是手持使用1/15快門拍下的照片,雖然特別,但有點太走火入魔了
  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241188_10150191738058557_3992940_o.jpg
這張在雨中的連拍,見證了TSR A組賽事的激烈程度
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1172326_10151678153408557_1933989031_o.jpg
2014日本全國大賽,轉倒被迫退賽的小選手。
     
proimages/EDITOR達人專欄/NO3小三/03關於追焦/10321172_687221604679002_557742606512941096_o.jpg
因為要滿場拍照,很多時候還要擔任一下緊急救護人員。

這次擔任YAMAHA大鵬灣體驗會的官方攝影,共計有一百八十位車友,以十人一組的方式由教練帶隊,進行八圈的賽道體驗,我的工作就是拍攝每一位車友的賽道追焦照,並且盡量讓他豐富一點由於是帶隊騎乘,加上隊伍中還有安駕教練控管,因此大多數時候隊伍都是前後相連的狀態,加上還有車友路線不熟、同時進彎等其他因素,所以除了追焦本身的技術之外,還要將這些其他因素都考量進去,才能順利地拍到每一位車友。



最終,我們為這一百八十位車友,提供了每人至少三張不同角度的追焦照,其中也包括了最後兩組在雨中邊撐傘邊拍的照片,以工作來說,我達到了標準之上的結果,以個人來說,我覺得很開心也很有成就感。



以現實面來說,未來我拍照的機會只會越來越少,工作重心還是會放在錄影上,也就是出一張嘴的工作。不過對於賽道追焦的部分,我依舊會保持很高的興趣,並在有需要的時候,繼續去記錄那些在賽場上發生的每一件事。  

       
臉書專頁:莊政威 Cliff Chuang (小三)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