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OMY TAICHI
2016-12-03 by Bike In

           

大學的時候,認識了很多宜蘭的朋友,後來在南勢角租屋的那兩年,全部室友也都是宜蘭人,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的台語除了高雄腔之外,還會混雜著一些宜蘭腔。

    

那時候除了稀飯、撞球,這種念法不同的名詞之外,平常聊天最大的差異,就是「很」的唸法。比如要用台語說很厲害的時候,我大多會說「金厲害」,或是「肖厲害」,但是我的宜蘭室友們,則統一會說「勁厲害」。

    

附帶一提,班上的台北同學則是習慣說「受厲害」。

    

這種四聲的唸法,過去我在高雄沒有聽過,但是在耳濡目染之下,我也開始跟著說勁厲害、勁好笑、勁好呷、勁好看、勁變態、勁機掰(雖然不該寫髒話,這個罵法實在太威了),一直到我畢業後離開學校,才又漸漸改回原本的說法。

    

也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就一直在想YAMAHA的商品企劃人員,是不是都來自宜蘭,所以才會有勁戰、勁魅、勁風光,乃至於勁豪這一系列的命名。

    

當然,這類的命名方式在其他車廠也曾出現過,像是光陽的金豪邁(真好賣),金豪美(真好美),還有霸氣十足,完全不需要翻譯的金翔鶴!也都是採用類似的諧音命名概念,除了濃厚的台灣味之外,現在回頭來看,也真的蠻好玩的。

    

其實會突然打這篇文,是因為今天在查勁豪資料的時候,重新看了一次勁豪的電視廣告「向前走篇」,除了覺得改編自林強向前走的歌曲好聽之外(那句帶有台語口音的BLUE CORE實在很讚,我重播了十次),也意外發現這對貌似從苗栗出發的父子,居然有句「老爸有你勁豪」的對白,看來應該也是個遠赴外地打拼的宜蘭鄉親。

    

寫到這邊,突然懷念起宜蘭的廟口紅糟魷魚和香菇粥啊

     
   
  

臉書專頁:莊政威 Cliff Chuang (小三)
 
   

Top